上海自貿試驗區註冊官陳逸霏 /晨報記者 王傑
  11月18日,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後的第6天,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的第51天,也是市工商局浦東分局六級註冊官陳逸霏學習負面清單的第51天。
  期間,這個14歲男孩的媽媽經歷了陌生、茫然、衝擊、學習,直至如今的實踐,甚至發現一些小盲點。
  類似於自貿試驗區的雛形初具,陳逸霏的“負面清單課”,同樣剛剛開始。但至少,改變已然發生。
  5點下班的日子結束了
  六級註冊官,是一個怎樣的“官”?簡單地說,就是工商部門一個負責企業註冊審核的任職資格。六級,在序列中,已是最高級別了。
  多年來,高高瘦瘦的陳逸霏習慣了這樣一種工作節奏:在區工商註冊窗口,所有業務有了既定模式,從咨詢到辦證,各個環節都已經歷幾百次的重覆。
  “早上9點開門接受註冊,每天每個註冊官接收大約30—40單業務,其中既有咨詢的,也有拿表格之類的,複雜的註冊業務每天也就幾個。”陳逸霏說,“普通註冊員”的作息表——中午準時吃飯休息,5點準時下班是常態。
  “準時下班是常態”正是公務員工作的特點。因此,陪伴兒子讀書是陳逸霏下班後的頭等大事。
  她沒有想到的是,今年頻頻出現在報端的詞——“自貿試驗區”,改變了上述“常態”。
  8月,在最終公佈的自貿試驗區總體方案中,加快政府職能轉變被作為第一項任務單列。“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所包含的行政審批改革,將自貿試驗區和包括陳逸霏在內的成千上萬相關人員的命運緊緊聯繫在一起。
  改變來得很快。陳逸霏接到了市局通知,協助設計“一口受理”流程和操作方案。也是在這個節點,這堂“負面清單課”開始了。
  最初幾天“戰戰兢兢”
  2013年9月29日,自貿試驗區掛牌。也是在這一天,陳逸霏被派駐應對企業註冊高峰。“原本被通知只待3天。後來一待就是51天。”陳逸霏說,最初幾天,註冊大廳幾乎無法關門。
  最大的改變是:辦公室沒有了,準時下班沒有了。更多變化還在後頭。在陳逸霏看來,所謂“一口受理流程和操作方案”,以外資為例,投資者在4個工作日內就能拿到執照。
  “現在,我收到的資料中,只有一半是工商部門需要的,還有一半資料將被轉往質檢、商委、稅務等部門。”陳逸霏說。
  註冊官的活兒越多,意味著企業奔走越少。對熟悉業務的陳逸霏而言,工作量增加不是問題,更大的衝擊來自“負面清單”管理。所謂“負面清單”,一言蔽之:法無禁止即可為。
  衝擊是巨大的。陳逸霏必須學習負面清單,辨別哪些經營範圍在清單上,哪些不在。
  更重要的是理念。“我必須一直提醒自己,以往工商註冊要許可,現在只要不在負面清單上,註冊是企業自己的選擇。”陳逸霏說。
  最初幾天,陳逸霏形容自己是“戰戰兢兢”,“每筆業務都是創新,感覺每個案子都不踏實。”
  資深註冊官的“戰戰兢兢”預示著:這堂“負面清單課”算是開了個好頭。
  已形成“負面清單思維”
  來自工作中的挑戰,會檢驗陳逸霏這堂“負面清單課”的成果。
  18日下午4點,一份案例來自26號申請者。這位申請者希望註冊一家中外合資實業公司,不過經營範圍成為最糾結的問題。“按照規定,中外合資實業公司經營範圍必須包括五大類,你的申報材料中,的確有項目需要審批。”根據“負面清單”,陳逸霏這樣提出。這正是過去51天,陳逸霏學到的東西。
  陳逸霏開始舉一反三,開始運用“負面清單思維”,發現工作中的問題。比如在自貿試驗區開放領域中,國際船舶管理是其中之一,但在新公司註冊方面,卻遇到了問題。
  陳逸霏說,國際船舶管理沒有出現在“負面清單”上,工商部門按照“一口受理”應該接受企業的註冊申請。問題是,交通管理部門沒有公佈船舶管理的操作細則,那麼企業如何才能拿到國際船舶管理的許可證呢?
  18日下午6點,陳逸霏完成最後一個變更申請,關掉電腦,下班。此時,比註冊大廳關門時間已晚了一個小時。“與同行相比,忙是忙,但在自貿試驗區學到了寶貴的經驗。”陳逸霏說。
  這時,14歲的兒子還在等著媽媽歸來。
  [數字]
  ●10月8日是上海自貿試驗區掛牌後的首個業務受理日,也是辦事高峰。截至當天16時,自貿試驗區服務大廳共接待咨詢1480人,接待辦理577人次,僅工商部門的窗口就接待了各類受理、咨詢超過500人。
  ●高效開放的審批流程和準入政策正吸引海內外投資熱情。據瞭解,即使在國慶假期首日,自貿試驗區綜合服務大廳也接待咨詢317人次。國慶長假期間,自貿試驗區綜合服務大廳平均每天接待約800人次的現場咨詢。 10月8日-10月29日的17個工作日,共接待企業、個人咨詢和辦理業務36314人次,其中企業辦理業務(企業核名、新設、變更、證照領取)10878戶次,包括企業核名3172戶。
  ●自貿試驗區門戶網站每天訪問點擊量達到180萬次。
  必須切實轉變政府職能,深化行政體制改革,創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法治政府和服務型政府。
  全面正確履行政府職能。進一步簡政放權,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最大限度減少中央政府對微觀事務的管理,市場機制能有效調節的經濟活動,一律取消審批,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要規範管理、提高效率;直接面向基層、量大面廣、由地方管理更方便有效的經濟社會事項,一律下放地方和基層管理。
  建立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是黨中央在新形勢下推進改革開放的重大舉措,要切實建設好、管理好,為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探索新途徑、積累新經驗。在推進現有試點基礎上,選擇若干具備條件地方發展自由貿易園(港)區。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專家觀點]
  “負面清單”模式逼政府轉變職能
  復旦大學企業研究所所長張暉明表示,“自貿試驗區的本質是樹立標桿,海關後撤,宏觀政策背景給企業帶來商機。中國的市場經濟改革,政府要後撤。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負面清單就是轉變政府職能的抓手。張暉明說,負面清單管理首先挑戰政府管理方式,逼著政府減少審批。在自貿試驗區內,通過負面清單管理,政府的辦事效率明顯提升,外資企業註冊原來是29個工作日,現在4個工作日,政府辦事效率明顯提高。
  “自貿試驗區內的嘗試說明政府的效率完全可以提高,從管理者到服務者的職能轉變也可以實現。”張暉明說,很多好的做法要及時向區外複製。
  自貿試驗區建設的另一項政策——註冊資金自願繳交制,也是政府職能轉變的重要嘗試。“而用多少資金註冊是企業自己的事情。”張暉明說,註冊資金認繳制使得企業不需要用虛假驗資的方式矇混過關,在監管層面,也杜絕了各種利用權力的尋租行為。
  (原標題:註冊官的“負面清單課”)
創作者介紹

zq96zqbr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